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 媒体关注
“宁海白”枇杷突围记

信息来源:浙江日报20220602 发布日期:2022-06-02 17:29 作者:记者 陈醉 贺元凯 共享联盟宁海站 蒋攀 吕玫瑶 李江林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27箱,到宁波!”“5箱,明天寄到北京……”

5月29日,在宁海红香园水果专业合作社的枇杷基地,负责人叶卫勇正忙着手机接单。“单笔订单金额变小,销售半径变短,出货时间变慢。”这是他今年最直观的感受。“往年这个时间段,树上早没果子了。”叶卫勇看着满园的枇杷说道。

微信图片_20220601115230.jpg

每年5月,全省各地枇杷等夏令果蔬接踵上市,今年因为收获期持续晴好、成长期风调雨顺,所以各地普遍迎来4年来最高产。像宁海全县1.5万亩白枇杷产量就达到7500余万斤,较去年增产20%。

但是,受疫情等大环境的影响,全国农产品普遍遇到运输、销售等难题。如何保障丰产又丰收?我们走进宁海白枇杷产区,亲历不一样的丰产年。

主攻高档货

“宁海白”上市后,叶卫勇每天都像在打仗——5时半起来,开上那辆送货的“五十铃”皮卡车,把10余个采摘工分批送上枇杷山,现场分配工作。采摘的采摘,筛选的筛选,一直要忙到晚上八九点钟。

微信图片_20220601115223.jpg

9时多,我们在枇杷园里找到埋头干活的叶卫勇,他正蹲在一大筐枇杷前,挨个拎起来检查,手轻轻一掂量,重量就能估摸得八九不离十。很快,这堆采摘工挑选出来的枇杷,被他“逮”住了几十颗个头不足的“漏网之鱼”。

“颗颗都要超过35克,果形要好,表皮要漂亮,糖度要超过11度……”叶卫勇一口气罗列了一大堆要求。今年,他对品质尤为苛刻,每一单都要亲自挑选,我们和采摘工不约而同心疼地嘟囔:“挺好的果子都废了,多可惜!”

可在叶卫勇的脑子里,这笔账毫不含糊:今年受疫情影响,物流不稳定,鲜果销售不畅,总量很难上去。像上海市场,他往年每天至少发货一二百单,而今年一单都没有。“这意味着,原有的市场缩水了,而我的120亩枇杷总得想办法卖出去,果农要保产保收,就得改变销售策略,另辟蹊径。”他选择了放弃占比接近一半的中小果子,只推高品质大果,提升单价。“别人的枇杷卖十多块一斤,我挑出来的这些枇杷可以卖到十多块一个!”叶卫勇颇为得意。被挑剩下的果子,统统进了他的枇杷膏加工厂,一两千斤鲜果可以做一二百斤枇杷膏,每8两卖50元钱,只能用来抵充种植成本。

微信图片_20220601115226.jpg

叶卫勇边说边把千挑万选的每一个枇杷,用餐巾纸小心包裹两三层,再放进一旁的包装盒里。包装盒中间是厚厚的珍珠棉掏空的凹槽,一个位置刚好嵌入一颗,一盒24个,看起来非常精致。

“这包装还是今年新搞的,以前,我们用的是两张吸塑膜,上下扣起来,闷气不说,运输中也容易受损。”叶卫勇说道,今年,他为了配置高档货,投入了七八万元研发这款新包装,专门卖到礼品市场,拿下了不少订单。粗粗估算,今年销售量虽只有往年的一半,但产值达到150万元,与前几年销路畅通时基本持平。

“专班”保运输

从枇杷山下来,已过正午,我们沿着茂林路一路走,两侧尽是枇杷树,人来车往,好不热闹,路边摆着一顶顶顺丰“直通帐篷”,深蓝深蓝的,特别显眼。

W020220526542170491773.jpg

与我们同路下山的果农金良驹,挑着两筐枇杷,快步走进其中一个帐篷。见我跟进来,金良驹指了指枇杷说:“这里两筐30多斤,寄往绍兴!”说罢,他朝着不远处挥了挥手,那里停着三四辆顺丰快递车,正等着这条马路上的“订单”,农户卖一单,他们打包一单,装满一车,马上发走。

两位穿着“顺丰”工作服的快递员看到招呼,拎起枇杷专用包装盒,小跑了几步过来。3个人三两下就把两筐枇杷分装成了6箱快递运上车。“方便,真方便!”金良驹冲着我们说了好几遍。

而金良驹不一定清楚的是,他感受的“方便”,汇聚了宁海全县多部门、运输企业的共同努力。

物流是鲜果销售的关键一环,白枇杷运输主要靠快递,采摘下来的枇杷只有两三天的保存期,但受疫情影响,今年快递不稳定,车进不来、货运不出去,影响销售。另一方面,以前来基地采摘的不少,今年这样的线下订单减少了。为保快递畅通,主产区一市镇由镇纪委、镇城建办、武装部等联合成立“白枇杷保障运输工作专班”,专班“上线”后,首个服务项目便是与顺丰运输平台签下“保运协议”,锁定优质服务。

P020220526542171073245_600.jpg

“根据协议,不只是这条主干道,每个枇杷园基地或是枇杷种植比较集中的村,你都会看到这样的蓝色顺丰帐篷,全镇铺了80个点,保证大部分农户都有‘15分钟邮寄圈’,还提供包装服务。”一市镇干部薛英良就是专班的成员之一,据他了解,最多的时候,一天就从这80个顺丰“直通帐篷”送出去几万单枇杷。“果园直接到餐桌,随卖随寄,很多时候只需要24小时,农户都觉得快递提速了,其实是服务前移了。”

枇杷季,薛英良总调侃自己的电话快成热线了,包括他在内,全镇干部每人结对一个枇杷村,帮助白枇杷顺利出村。

网红助销售

“今年枇杷卖了多少了?”“怎么卖的?”一路,经过枇杷园,看到果农,我们总会蹭上前闲聊几句,他们口中的答案五花八门。其中提及频率最高的是一个叫“一起富”的网络公益助农志愿服务队。“拿个手机,对着拍拍拍,讲讲讲,一下子几百单就出去了!” 说起这,一位头发花白的果农表情略显夸张。

很快,我们就见到了果农口中的服务队成员之一:“白猫瑾长”,她正在九龙枇杷基地里给枇杷拍“写真”。

W020220526542170856545.jpg

“视频、图片,都要专门弄过,网络摸不到实物,卖相很重要。”“白猫瑾长”算是宁海当地小有名气的带货达人,平时在抖音、微信朋友圈等平台上卖货带货。在宁海当地,像“白猫瑾长”这样的带货达人还有不少。今年,眼见枇杷销售难,宁海县供销联社便牵头组织成立 “一起富”网络公益助农服务队,公开召集网络大V加入,“白猫瑾长”就是首批入队的成员之一。

“白猫瑾长”熟练地在手机上滑动,翻出一段直播回放递给我们看。就在这天,她和来自宁波地区涉及电商、食品等领域的10余位主播一起,在枇杷园里直播,向全国推介“宁海白”枇杷,1个半小时时间,主播们在各自的直播间共卖出3000单,销售额40万元。

一个月前,宁海当地的枇杷销售大户陈刚满就已经在网易严选、淘宝等电商大平台上进行预热,并且通过与百果园等商超、连锁水果店合作,每天将1000多箱“宁海白”送进周边市场。大户带小户,他还帮周边100余户农户销售了一二百万元的枇杷。专做社区团购的宁海“蟹先生”也通过他们的渠道卖枇杷,而在宁海的各大小区,社区团购白枇杷正火热……

多方力量齐卖果,截至目前,一市白枇杷已经售出5400吨,预计今年全部白枇杷都能完成销售。此外,枇杷膏销量约15吨,销售额预计达300万元。

微信图片_20220602062122.jpg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