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宁波垃圾回收革命:“破烂王”最强大的对手已经降临?

发布处室:中国宁波网/东南商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9-02-18 作者:文字:王心怡 谢斌 美编:周驰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2018年6月18日,端午。

  世界工厂东莞,没有因为一个节日而松开它紧绷的神经。

  这天,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人全扑在了东莞工厂的生产线上。对他们来说,手上这些即将下线装运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柜,远比过端午要紧地多。

  就在四天前,“小黄狗”创始人唐军谈下中植集团10.5亿元的A轮融资——这是国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单笔最高融资。他们计划在2019年向全国范围内铺设30万台设备,2020年50万台,五年内100万台,生产线必须一刻不停。

  而就在唐军和投资人讲着故事、描着愿景的时候,东莞北上1388公里的宁波,宁波供销集团和富邦集团共同成立了“宁波供销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也推出了同样的垃圾分类回收设备,叫“搭把手”。

  原本,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挺好。

  但2018年11月,“小黄狗”进入宁波市场,“搭把手”启动宁波试点。

  两条平行线,倏尔产生了交集……

  1

  垃圾分类,最难的在前端,而前端最难啃的骨头,是老百姓。

  宁波供销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鲸航说:

  “企业端的东西比较单纯,商超基本上就是纸板,工厂多的是边角料,但是老百姓这里出来的东西就杂了,牙膏盒、饮料瓶、衣服、纸张,什么都会有。”

  最难啃的骨头啃下来了,这事儿大概率也就成了。

  一直以来,啃这块骨头的主力,是市面上常见的中小型回收站,和骑一辆三轮车沿街叫卖的“破烂王”——赚一票是一票,不赚钱的事他们绝对不干;污染环境、缺斤少两的事,他们也干。

  《宁波市城区生活垃圾处理体系建设研究》的相关数据显示,宁波市城区居民每天人均产生的垃圾量约为1.32公斤,其中可回收物为18%,基本属于低价值回收物,高价值部分不超过10%。

  像纺织物、玻璃、泡沫、家电、大家具这样的,属于低价值回收物,“破烂王”一般不收。纸、金属、塑料瓶,则是高价值回收物。

  也就是说,城区居民每天产生的大部分垃圾,都算不上“破烂王”的心头好,要么被填埋,要么不知所踪。

  而“搭把手”和“小黄狗”,用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方式来啃这块骨头。

  2

  星河国际花园小区里的“搭把手”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柜,一经落地便引来居民们的围观。

  有居民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下载“搭把手回收”app之后,轻点“我要投售”,智能柜就打开了一个窗口。他们将一叠旧报纸放进去,一会儿,手机上就显示了旧报纸份量和资源币值——资源币可以提现使用,就相当于这次卖旧报纸的钱。

  东南商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1月14日,“搭把手”在宁波地区共铺设了112组设备,再生资源回收总量102.77吨;而使用方法大体相似的“小黄狗”,也落地了82组,再生资源回收总量28.86吨。

  两家企业不约而同采取了用利益来驱动老百姓参与垃圾分类的方式——他们希望看到的是,老百姓往智能柜里投了一次两次后,能够主动养成习惯。

  两家的APP里,都明确标注了各类回收物的价格——

(两大智能垃圾回收柜部分回收物回收价比较)

  对老百姓来说,不论是投到“搭把手”还是“小黄狗”,都能拿到一笔钱,还用不着面临缺斤少两、顺手牵羊的糟心事。

  而对于再生资源回收行业来说,前端的分类是个趋势。源头分得越精准,中端的运营处理成本就越低。

  怎么看,智能垃圾分类回收设备的商业模式,都是顺的。

  3

  但实际上,这两家企业在走近老百姓这一环节上,阻力还是不少。

  “小区物业方要收费,否则不让我们的设备进入。”——这样的情况,“搭把手”和“小黄狗”都碰上过,当他们想将设备投放进小区时,遭到了物业的极力阻挠。

  “某种程度上说,有的物业是怕原有的、常规的业态被打破,甚至他们和‘破烂王’之间也有利益往来,比如‘破烂王’要想进到小区先得交给物业一笔费用,这些都成为了相互默许的‘潜规则’了。”

  于是,“搭把手”从街道和社区居委会着手,而“小黄狗”则另辟蹊径,找到了业主委员会,让居民投票决定,“居民不同意,我们就不设点”。

  而当设备成功进小区后,他们需要面临的是,老百姓对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必须建立在足够多的点位基础之上。

  东南商报记者在实地走访多个小区后也发现,绝大多数市民认为这是件好事,但点位太少是个“硬伤”。

  以常青藤小区为例,整个小区只有一个点位。有居民直言:

  “智能垃圾分类柜离家太远了,我抱一大堆纸板、塑料、旧衣服穿过大半个小区才能投递,着实是不方便。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丢在楼下垃圾桶,或是等着‘破烂王’上门回收。”

  对此,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市场拓展总监王文华表示,他们在封闭小区按照方便的原则,在各主要出入口设置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柜,以500户到1000户/1组的比例进行投放,超过1000户的会视具体情况增加点位。

  “小黄狗”目前仍处于初期布局阶段。王文华说,等到大数据反应出某一小区的回收物量大时,会酌情增加设备投放。

  这事,似乎就有点别扭了——

  老百姓这边,在抱怨点位不够多,习惯没办法一下子就养成。

  企业这边,则在等待着老百姓的行为习惯数据足够多的时候,来进一步指导点位的铺设。

  就像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4

  设备进小区、增加点位,尽管难,假以时日、辅以资金,总还是有解。

  看看他们未来的“野心”——

  “搭把手”将继续扩大在海曙、鄞州、江北、镇海、北仑等区域垃圾分类示范街道的落地试点,2019年计划完成1200个回收站点的建设。

  “小黄狗”预计2019年年底前,在宁波地区的铺设量达到1400组。

  当然,有鉴于这几年轰轰烈烈而来、倏忽烟消云散的穿着互联网新经济、新模式华服的种种玩法,对智能垃圾回收柜能否最终存活下来并越活越好的担心,恐怕也是避免不了的。

  “小黄狗”作为纯市场化的产物,比有着供销集团和富邦集团托底的“搭把手”,所感受到的来自盈利的压力更大,也更为迫切。

  在走访中,东南商报记者发现“小黄狗”回收的价格并不高,甚至不少比“破烂王”还低。比如纸张,小黄狗的回收价格是0.7元/公斤,如果卖给“破烂王”,价格是1.0元到1.2元/公斤;塑料瓶在小黄狗上的回收价格是0.04元/个,“破烂王”的出价是0.06元/个。

  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市场拓展总监王文华并不否认差价的存在。他觉得,有偿回收只是一种激励手段。

  “去年11月中旬‘小黄狗’进驻宁波,先期已在北上广一线城市进行过试点推广。一台‘小黄狗’从设备研发到生产,投入约需3万至5万元。老百姓关心的有偿回收价格是在经过专业数据分析,且综合考量了市场回收价格后定下的。”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智能垃圾回收设备回收来的垃圾,后端如何处理。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宁波市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经备案登记的达2050家,但全部都是中小型回收企业,普遍存在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信用的问题,无法建立一个完整的收集、中转、存储、分拣的回收产业链。

  而在另外一个层面,已经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里面指出“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严厉打击走私,大幅减少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力争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宁波供销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鲸航认为,这是好事。

  “原来,纸厂、金属加工厂、塑料加工厂他们需要原材料,都可以通过进口解决。未来,一旦洋垃圾被全面禁止入境,势必会倒逼国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转型升级,行业不能规模化、集约化,将无法满足工厂的需求。”

  因此,不论是“搭把手”还是“小黄狗”,无疑都是站在了行业变革的风口上,又兼具了政策的利好。

  但记者注意到,“搭把手”和“小黄狗”这两家企业,对于再生资源回收产业链后端的思路迥然不同。

  “搭把手”回收来的废品,集中在姜山镇的再生资源分拣中心。这个分拣中心由集装箱堆建,占地面积6400余平方米,各种废品在此“聚集”,并作进一步分拣,最后分门别类运输到规范化的分解中心,或对接给符合环保要求的专业加工企业作再利用。

  与“搭把手”合作的后端企业,有宁波亚洲浆纸业、中华纸业、金田铜业、宁波钢铁厂、宁波江花玻璃科技公司、江苏玖隆再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

  而“小黄狗”的后端,更多地放在了废品回收商的整合上。东南商报记者查询他们在宁波地区的合作企业列表,大多是打包站和回收站,这里便存在着回收商从“小黄狗”处收来废品后,最终去往哪里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把垃圾回收当作一门生意,而是当作一个亟待各界同心协力解决的社会问题,那么,我们对杀入垃圾回收行业的企业的具体做法,就必须给予高度关注。

  2018年12月15日,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郑栅洁等六位省市区人大代表来到外滩社区商业街,对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模式和试运营情况调研。郑栅洁提出,希望更多市场力量加入垃圾分类,提高垃圾分类的市场化、专业化、智能化水平。

  市场永远不会一家独大,而良性的市场竞争也是大家乐意见到的。

  只是,如同去年被抛上风口浪尖的滴滴必须意识到它的社会责任一样,在有一天智能垃圾回收这个市场上的硝烟终于散去、胜者最终浮现的时候,我们也希望,那不是一家或几家只看重流量、看重钱的企业。(文字:王心怡 谢斌 美编:周驰)

相关信息

版权所有: 浙江省宁波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电话: 0574-89181570 联系信箱: nbgxs@ningbo.gov.cn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14427号-1 联系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1366*768
浙公网安备 33020302000489号 网站标识码:3302000065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